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- 创作园地 - 诗歌文学  
拥抱双柏树 杨治国
发布时间:2019-03-18  来源:本网  点击量:14

       双柏树,是咱老家苍溪龙王镇大房村的两棵古柏,大小无异,相距不过十尺。我听老妈以及婆婆、祖祖们讲,他们小时候,树就这么大了,谁也不知其年岁多大。树的长生地叫牛项颈,因像牛颈得名。在老家,少有人知道或叫牛项颈的,人们更习惯用"双柏树"呼之。一说双柏树,既指树,也表地方。

       今天,我与母亲、夫人、儿子到访了双柏树。一来我想去看看,儿子没去过,二来母亲也好久没去过,夫人仅去过一回。和记忆中比较,树枝作过适当修理,水土比原来好些,看来双柏树生活蛮好的。

       双柏树长在石谷子山脊上。树下及周边,原来一个光秃秃红梁,活像牛颈被枷担磨光牛毛,磨破牛皮,露出鲜红的肉样。此地虽是一队,咱家在三队,但小时常来。双柏树梁下叫资家湾,是外婆的娘家,外婆过世早,两舅爷特疼我妈,逢年拜节,我与弟弟妹妹没少去舅爷家,常过双柏树。缘份说不清,舅爷邻居,居然是我夫人的舅爷家,岳母一舅舅土改迁居于此。顺梁往上,又到外爷家。因此,在我幼年时候,双柏树一点不陌生。 

       双柏树还有个美丽传说。老人们讲,双柏树是昭化的地脉。相传昭化有一大户员外,早上洗脸,盆中映出双柏,找地仙步脉,找到此地,说是地脉龙穴。员外死后悄然葬于此处,坟堆年年长大,后人多有到此祭奠,家族兴旺发达。也有一说是阆中的地脉,其他情节几乎一样。还听老人们说,双柏树齐人腰以下打入了许许多多耙齿,人们膜拜他,保护他,怕人砍伐。或许,其长生由此。 

       今日双柏树,光纤横空,水泥路绕,曾经红石梁,而今绿树覆。舅爷、外爷,婆婆爷爷,已经归于黄土,化成青山。只有双柏树,风姿依然,青春依然,故事依然。 双柏树,到底几百年,尚不知道。双柏树,是两兄弟,两姊妹,还是两夫妻,也不明白。雷电风霜,酷暑严寒,刀斧石火,经过多少事,多少苦,无法计量。祖上到我辈,人们只知道,双柏树根抱根,肩并肩,枝连枝,静静守候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百年匆匆过往,不惊不诧,不怒不威,不卑不亢! 双柏树,神圣二老!深深鞠躬!


版权所有: 朝天区文化馆   地址: 朝天区朝天镇大中坝文化中心五楼 蜀ICP备15019064号  
电话: 0839-8623000 邮箱: 广元市朝天区朝天镇   技术支持:程友科技   川公网安备51081202000041号